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真

无求即贵,够用是富;无病乃寿,感恩随喜!

 
 
 

日志

 
 

引用 【转载】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是人类的生活观   

2013-10-24 20:41:24|  分类: 社会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是人类的生活观

[摘要]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是对商品经济条件下人的社会生活异化的批判。从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对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解读,应将共产主义定位为人类的生活观,共产主义确立了人的类生活的理念和人的社会化生活方式。共产主义的类生活的态度是对人异化的生活态度的批判。共产主义的人的社会化生活方式是对商品经济条件下物化的生活方式的否定性超越。

[关键词]社会化;生活方式;类生活;生活理念

一、问题的提出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是学术界较有争论的问题之一,从当前学术界对马克思共产主义思想的认识来看,呈现出多元化的发展趋势。

从目前来看,具有代表性的观点有以下几种:

1.从价值层面理解共产主义是人生观和价值观人具有形而上的特征,而这种形上性源于人的超验性。人不是一种现成的存在者,人是在自我否定中生成自身,人对自身本质的占有实际上就是一个不断超越的历史。人在本质上是一种理想的存在者。人在超越自然的限定,从实现自己的目的中生成生存的理想。这个过程也是人超越现存的自我、完善自我的过程。人的超验性决定了其在现实的基础上对未来的向往与追求。

共产主义是关于人生价值、人生目的、人生道路等的基本理论。将“人的解放”、“自由与全面发展”视为根本目的,具有明确的人的价值向度。共产主义作为人生观和价值观是相对于已往封建的、资产阶级的、小资产阶级的各种人生观而言的,是以马克思的唯物史观为基石,其对象不是抽象的人,而是现实社会历史活动中的人,是从事劳动和其他社会实践中人的社会本质而结成一定的社会关系的体现。共产主义人生观的核心内容是:人的真正价值不在于个人的生死、名利,而在于对人民对社会所做的奉献。为人民服务是人生的根本目的。为人类的自由解放,而竭尽全力、奋斗终生,这样做了就是实现了人的真正价值。[1]

2.从现实层面理解共产主义是人类必然的社会形态这一观点有三形态说和五形态说之分。按五形态说所理解的共产主义社会形态是相对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而言的一种社会形态。这种划分是侧重于社会的经济结构、生产方式,即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对立统一中对社会发展进行的认定。三形态说则是对社会经济形态的进一步抽象,它是从人与人,人对物的依赖关系以及社会关系的宏观向度对社会发展的理解。按照三形态说社会演进的次序为:从人以人为依赖阶段到人以物为依赖的阶段,再到人的全面发展能力成为人们共同财富的社会。因此,共产主义社会形态的基本原则包括:物质资料的极大丰富,交往的普遍性,由于联合起来的个人占有全部生产资料,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等等。共产主义是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演变的结果,共产主义社会是“个人全面发展”,是“个体共同的社会能力成为社会财富”,是“自由个性”的形成。共产主义是一种指向未来的合乎历史发展规律的社会形态。

3.综合说(1)三维境界说。这种学说认为共产主义应该是三维境界的合一即实体境界:共产主义是完善的社会制度,但要经历漫长而艰难的过程;形上境界:共产主义是人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人在对象化活动中各种矛盾的最终解决,但是要求用人类全部历史来打造;实践境界:共产主义在现实活动中。[2]2)三维向度说。

这种学说认为共产主义是自然的维度、社会的维度和精神维度的三者统一。自然的维度:人和自然是统一的,共产主义是完成了的自然主义;社会的维度:人的类本质和现实的社会本质是统一的;精神维度:人的自我本质的回归。[3]通过上面分析,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共产主义价值学说和社会形态学说分别从信仰和制度两个不同侧面说明共产主义的本质特征;综合说则更富有特点,多维度地揭示共产主义的内涵。

笔者认为上述共产主义价值学说将共产主义定位为终极关怀,会使马克思共产主义思想丧失现实基础,进而,使马克思共产主义思想失去了社会历史的现实性。而将共产主义定位为制度或人类的社会形态是从形而下的角度理解共产主义,将共产主义定位为人类发展的最后环节和最高社会形态,但是从历史发展的逻辑上来看,作为最高形态的共产主义会使人再也没有发展的历史了,也就是说共产主义作为人类发展的最高形态终结了人的发展。而综合说则力图解决这样的逻辑矛盾,然而,无论是三维境界说还是三维向度说都没说清楚三个维度的关系,同时,没有解决人们为什么生活和怎样生活的现实性的历史问题。

本文则从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对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进行解读,将共产主义定位为人类的生活观,作者认为共产主义是人的类生活的理念和人的社会化生活方式有机的统一。马克思指出:“共产主义对我们来说不是应当确立的状态,不是现实应当与之相适应的理想。我们所称为共产主义的是那种消灭现存状态的现实的动。”[4]P87)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的根本意义在于通过否定现实的商品经济生活中人的本质的异化,彰显人的类本质,实现人的自由,因此,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不仅是对人异化现实的理论性批判,更是在社会生活实践意义上的批判,这样对马克思共产主义思想进行解读,能够使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更具有时代性内涵。

二、人的类生活是马克思共产主义思想确立的人类生活本质在对人异化的生活态度的批判基础上,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确立了人的类生活本性。在商品经济条件下,占主流的生活理念是人的“种”的生活。

“种”的生活理念是指人把对现实的功利追求作为生活的意义。人将自己的本质意义完全对象化为对金钱的追求,金钱作为一般等价物成为评判人生活价值的惟一尺度,将财富作为人的终极关怀,人对人就等同于人对物一样,这样,人就有了高低贵贱之分,进而,使人不明白为何而生活,使人遗失了自身存在的意义。人处于分裂状态,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成为互为对象化的存在关系,每个人都是其他人竞争的对手,即使在追求利益双赢的前提下,也是为了战胜更大的对手,致使在商品经济社会出现人与人的对立,即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对立。在对象化的存在中人成为物的附属品,人的全部生活被物化,就连人的本质也被物所统摄。然而,人就是人,他不是物,不能用物的眼光看待人,更不能用对待物的方式对待人。因为“人是类的存在物,不仅因为人在实践上和理论上都把类———他自身的类以及其他物的类———当作自己的对象;而且因为———这只是同一种事物的另一种说法———人把自身当作现有的、有生命的类来对待,因为人把自身当作普遍的因而也是自由的存在物来对待。”[4]P45

类生活意义在于人按美的规律缔造人类本真的生活。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谈到在人的社会实践中人用美的规律创造生活,通过社会实践活动展现人的真、善、美的本质力量。

“通过实践创造对象世界,改造无机界,人证明自己是有意识的类存在物,就是说是这样一种存在物,它把类看作自己的本质,”[5]P57)所以,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有分工不同,社会的分工是由于人的先天和后天的差异性造成的,不能用人的差异性作为衡量人价值的标准。人具有“类本质”的本质特征,每一个人作为生存意义上的主体,都具有展现自由的本质力量和权利,所以,人要从人的“类”本质出发来认清生活本质和意义。

美是以真、善为前提和基础的;而且,相对于真、善来说,美是一种更高层次、更高境界的东西。人们通过改造世界的能动性活动实现实践对象的社会现实化,人的实践首先要体现着自然和社会发展的必然性,体现着“真”。另一方面,美体现着人的价值目标,体现着“善”。尽管求真与求善都是人类追求自由的表现,但是,求真是在认识论意义上人类追求自由的表现,求善是在价值论或本体论意义上人类追求自由的表现,而求美则是人类在生活实践意义上追求自由的表现,人的劳动实践创造的美是合规律性与合目的统一,由此可见,美是人类追求自由的最高境界。人类社会从求真、求善到追求美,是一个把“自在之生活”转化为“自为之生活”的过程。人类的生活实践活动总是具体的,具体的生活实践活动遵循的是具体的“美的规律”,美的生活规律包括两个尺度:物的尺度和内在的尺度。物的尺度是人外在的生活世界赋予人的规律;内在的尺度是由人的本质力量决定的,人们要把自然物改造为合乎人的目的和需要的对象。这两种尺度统一起来,就形成“美的规律”。

“美的规律”主要包括四个方面:(1)全面占有并且塑造人的本质力量。马克思指出:“为了人并且通过人对人的本质和人的生命、对象的人和人的作品的感性的占有,……人以一种全面的方式,就是说,作为一个总体的人,占有自己的全面的本质。”[5]P85)(2)不受人的自然属性的支配。人作为自然意义的人是受自然规律的限定,而人的生活在遵循自然规律的同时又要超越自然属性,在超越中去实现人的社会意义,实现人的自我解放。(3

再创造人化的生活世界,人的生活世界是人生活实践的结果,人依据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来创生着人的生活世界;而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统一的过程就是人类不断自我完善的过程,也是人类不断创造美好生活的过程。(4)使物合乎人自由发展的本质。人类的发展离不开物质条件的限制和制约,而人的生活世界不是自然意义上的世界而是人不断创造的结果,人所需要的是为人之物,为人之物则是人将人生活的目的性注入其中的结果,人通过为我之物的实践实现人的自由发展,绽放人不断创生的魅力,使人的物质世界和精神境界不断得到提升。

自觉的劳动是展现生活之美的根本途径。人的美在人的生活实践活动中具体体现出来,而劳动是人的基本生活实践活动,并且人的“劳动这种生命活动”是自己的意识的对象:“劳动过程结束时得到的结果,在这个过程开始时就已经在劳动者的想象中存在着,即已经观念地存在着。”[6](P178)在人的劳动中“人则使自己的生命活动本身变成自己意志的和自己意识的时象。他具有有意识的生命活动。这不是人与之直接融为一体的那种规定性。有意识的生命活动把人同动物的生命活动直接区别开来。正是由于这一点,人才是类存在物。或者说,正因为人是类存在物,他才是有意识的存在物,就是说,他自己的生活对他来说是对象。仅仅由于这一点,他的活动才是自由的活动。”[4]P46)并且人类的劳动是自由化的活动。人的劳动是有意识的、有目的的活动,就是对限定性的超越,通过改造自然而将理想转变为现实。

在商品经济条件下,劳动是异化的劳动即工人同他的劳动产品的异化、工人劳动活动本身的异化、劳动者同他的类本质的异化以及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异化。“工人生产的财富越多,他的产品的力量和数量越大,他就越贫穷。工人创造的商品越多,他就越变成廉价的商品。物的世界的增值同人的世界的贬值成正比。”[5]P51)“劳动的这种现实化表现为工人的非现实化,对象化表现为对象的丧失和被对象奴役,占有表现为异化、外化”。[5]P52

按照美的规律创造生活要求人类在追求美的生活中实现人求真与求善统一。而人求真与求善的统一表现在人类运用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创造高度发达的生产力,以此来获得更多的自由劳动时间从事自由的劳动,以此展现人的本质力量。同时在生产关系上实现人的自我解放,在自觉的劳动中展现自我的美。从根本上说,人的劳动不是为了外在的功利,不是出于压迫与强制,而是发自于内的不可遏制的创造冲动,是人创造能力的外显。

人要从自己劳动实践创造的美中去观照自己的本质力量,证明人的生命创造意义的真实性,凸显人的类生活意义的现实性;只有如此,人才能在自觉劳动中认识了一个完全自由的我。马克思说:“劳动是为每个人设定的天职”[5]P80)。马克思这里所说的天职意义劳动正是人通过自觉地劳动发展人的创造性能力,人通过自觉的创造发挥才能,发展自由,丰富个性,所有这些都通过劳动创造物———劳动产品表现出来,为此,人在人自觉的创造物中直观自身,这也是人作为有意识的类的存在物的自我确证。马克思说:“我在我的生产中使我的个性和我的个性的特点对象化,因此我既在活动时享受了个人的生命表现,又在对产品的直观中由于认识到我的个性是对象性的、可以感性地直观的因而是毫无疑问的权利而感到个人的乐趣。”

“因而在我个人的活动中我直接证实和实现了我的真正的本质,即我的人的本质,我的社会本质。”

“我的劳动是自由的生命表现,因此是生活的乐趣。”[5](P184)

三、人类社会化是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所确立的人类生活方式共产主义所确立的人的社会化生活方式是对商品经济条件下物化的生活方式的否定性超越。

在商品经济条件下人的生活方式是物化的生活方式,人的物化在人与人的关系上就是把人当成物来看待。把人当成物来看,人必然是不平等的,有高低贵贱之分,因为它使人的生命意义和生活意义加以异化,正是从这种意义上,马克思批判商品经济条件下私有制对人的生活产生的劣根性。马克思指出“这种物质的、直接感性的私有财产,是异化了的人的生命的物质的、感性的表现。”[5]P82

物化的生活导致人的社会本质的丧失,人处于对立和奴役状态。商品经济条件下,劳动是人谋生的手段。劳动的目的在于追求利益的最大化,由于劳动被物所统摄,商品经济条件下人的生活范式是“理性的经济人”,(亚当·斯密语)所有的人都在为经济利益的最大化而奋斗。资本家通过资本追求剩余价值的最大化,被剥削者通过拼命工作以工资的形式获取利益的最大化。由于劳动力成为商品,工资成为工人价值表现的形式,工人被沦为非人,从而丧失了人的主体地位。“国民经济学把工人只当作劳动的动物,当作仅仅有最必要的肉体需要的牲畜。”[5]P15)有产者由于掌握资本,被资本所统摄成为资本的化身———资本家。因此,马克思指出:“生产不仅把人当作商品、当作商品人、当作具有商品的规定的人生产出来;它依照这个规定把人当作既在精神上又在肉体上非人化的存在物生产出来。”[5]P66)人类生活方式应当是人类社会化生活。在人类社会化生活中应该把人当成人来看待,人就是人,人的内在本质在于人的高尚和人的崇高,人应从内在的本真意义理解人本身,从人与人的至善的本性来对待人,只有如此,人才能不断提升自己及其社会生活的意义;从社会的角度来说,每个人都通过与他人的关系表现人的本质。

自我是不能够表现自我的本质的,自我要通过人的对象化表现人生存的意义。任何人都有生存的价值和意义,每个人都有生活意义上的独立性,每个人的发展都是其他人发展的前提,人与人在相互依存、相互影响、相互协调下不断取得每个人的进步。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人的高低贵贱只是从不同的角度反映了人的个性差异,正是由于人的差异性才使生活世界呈现多样性,每人的差异性都是从不同的角度表现人的类本质罢了。

人类社会化生活的前提是消灭商品经济条件下的私有制。人类社会化生活在人的现实生活实践中具体要求是:劳动者产品归人类社会所有;自由的创造性劳动;劳动成为自由自觉的活动;自由的人的自由联合。商品经济条件下的私有制是人的物化的生活方式的社会现实基础,“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再也没有别的联系了。”[4]P275)人类只有通过消除私有制来达到改变人类生活方式的历史变革,实现人的创造性发展。马克思指出:“我们已经看到,在被积极扬弃的私有财产的前提下,人如何生产人———他自己和别人;直接体现他的个性的对象如何是他自己为别人的存在,而且也是这个别人为他的存在。”[5]P82)可见,消灭商品经济条件下的私有制是创生人的合理生活状态的历史必然。

社会化的生活方式缔造人有现实意义的社会历史性生活。马克思在谈到社会历史与人的关系时说:“历史什么事情也沒有做,它‘并不拥有任何无穷无尽的丰富性’,……创造这一切、拥有这一切并为这一切而斗争的,不是‘历史’,而正是人,现实的、活生生的人。‘历史’并不是把人当做达到自己目的的工具来利用的某种特殊的人格。历史不过是追求著自己的目的的人的活动而已。”[7](P118-119)离开整体意义上人类及其活动,就沒有人类文明可言。因此,世界是“我们”意义上的生活世界,而不是“我”的个人世界,每个人都应当创造自身的幸福生活。但是人类的幸福不是个别人的创造,而是人类共同创造和发展的结果。“一花独秀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对此,人只能在与同类和谐的社会关系中才能找到自己的完美和幸福。每一个人与他人应当是共享共存的社会关系。

马克思指出:“对你来说,我是你与类之间的中介,你自己认识到的和感觉到我是你自己本质的补充,是你自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5](P184)人的历史发展是人不断通过其社会实践去创造崭新的世界的生命历程,在这个生活世界里,使每一个人感受到自己与同类共生共存的。在人的社会化生活中每一个人本身都是价值主体,具有独立自主性、自觉性和能动的创造性,每个人的劳动都是“自主活动”,“这种自主活动就是对生产力总和的占有以及由此而来的才能总和的发挥。”[4](P129)然而,在现实商品社会中,私有制导致人与人社会关系的对立,为此,马克思指出:“推翻一切旧的生产关系和交往关系的基础,并且第一次自觉地把一切自发形成的前提看作是前人的创造,消除这些前提的自发性,使它们受联合起来的个人的支配。……

它使一切不依赖于个人而存在的状况不可能发生,因为这种存在状况只不过是各个人之间迄今为止的交往的产物。”[4](P122)共产主义无非就是“联合起来的个人对全部生产力的占有,私有制也就终结了。”[4](P130)“共产主义是私有财产即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因而是通过人并且为了人而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因此,它是人向自身、向社会的(即人的)人的复归,这种复归是完全的、自觉的和在以往发展的全部财富的范围内生产的。”[5](P81)

高度发达的工业化和人类的世界历史性是人类社会化生活的现实性基础。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和《共产党宣言》等著作谈到人类化生活时,往往将工业化与人类社会化生活紧密相连,并深刻地指出:“如果把工业看成人的本质力量的公开的展示,那么自然界的人的本质,或者人的自然的本质,也就可以理解了。”[5](P89)也就是说人类的社会化生活只有在以高度发达的生产力为背景的前提下才能够实现,人类的社会化生活只有通过高度发达的工业化大生产才能够展现人的本质力量,实现人本质力量的外投过程,通过科学技术的进步不断运用高科技使更多的自然力为我所用,创造人生活的美好现实。在这一人类创生性的现实生活实践中,人类除了以科技为核心的工业化大生产以外,“说生活还有别的什么基础,科学还有别的什么基础———这根本就是谎言。”[5](P89)人类社会化生活在历史现实中表现为人类世界历史性生活秩序的确立。

人类世界历史性生活是相对于民族性生活秩序而言的。马克思指出:“大工业到处造成了各阶级间大致相同的关系,从而消灭了各民族的特殊性。”[8](P68)大工业使人类普遍的交往得以形成,“普遍的交往可以产生一切民族之中同时都存在着‘没有财产的’群众这一现象(普遍竞争),使每一民族都依赖于其他民族的变革;最后,地域性的个人为世界历史性的、经验上普遍的个人所代替。”普遍交往使“民族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各个相互影响的活动范围在这个发展进程中越来越扩大,各民族的原始闭关状态则由于日益完善的生产方式、交往以及因此自发发展起来的各民族之间的分工而消灭得越来越彻底,历史就在越来越大的程度上成为全世界的历史。”[8](P51)正是从这个意义上,马克思才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共同创生人类的美好生活。

参考文献:

[1]黄楠森,陈志尚.共产主义人生观的基本特点和当代价值[J].北京大学学报,2003,(1).

[2]张奎良.三维境界的合一:马克思言说的共产主义[J].社会科学战线,2004,(4).

[3]陈东英.共产主义的三个维度:自然的维度、社会的维度、精神的维度[J].求是,2007,4.

[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5]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0.

[6]马克思恩格斯选集(2)[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7]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